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關保理的博客

這裡記錄了兩岸保理業務發展的點點滴滴

 
 
 

日志

 
 
关于我

一個台灣人 故鄉卻是大連,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 大連有多美! 1988年 我20歲 父親65歲 終於回到他離開40年的故鄉, 兄弟姐妹都老啦 父母親也都不在了... 父親大哭一場說 原來最美的是記憶!

网易考拉推荐

這是轉貼台灣保理專家陳冠志先生(Scott)在版主台灣的博客上發表的文章  

2010-08-21 00:50:45|  分类: 保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想2004年時的商業周刊文章(如下),那時金融機構跳進來拼命作Factoring,懂得也作,不懂得也進來市場瞎攪和,弄出許多大小不一的"博達案",眼看主管機關和會計師都打算將Factoring列為拒絕往來戶了,最後證期會跳出來要求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設立專案研究。 記得那年夏末秋初,會計基金會通知中國信託以業者的身分出席開會,我代表那天出席時,才知道以純粹以銀行業者身份出席的僅有我1人,再外加某件類似"博達案"相關的會計師和牽涉在內其他兩間銀行同業出席。

 

會議的氣氛肅殺,會場上坐著十幾位市場上重量級的會計師和教授,座位的安排好像在法院般要接受審判般,而會議程序就先針對那個會計師"審問"了一番,又把兩個同業對質般的又"糾正'了一番,會場上瀰漫著一股Factoring這產品是個"妖魔鬼怪"的氣氛與共識......

 

記得還好基金會的副會長,話鋒一轉說:今天中國信託也有派人與會,請說說以銀行業者的立場,如何看待和管理這個產品。 這時我轉頭看了另外兩個同業被之前質詢修理得很慘,表情嚴肅,似乎也沒心情想幫factoring伸冤了,心想我在不說兩句,Factoring在台灣豈不要被判死刑,...也沒想太多<一開口就說了<" Factoring這產品本身沒有錯,錯在是不懂的人亂作,就像銀行放款壞帳高時,難道要說放款這項業務不要作?" 既然市場許多人不懂,那就請各位在座的專家,研究規範出一套合理標準的法規來遵循,就算要判罪,也不應判錯人......." 。講完,現場一群烏鴉飛過去....過了半分鐘,會長才開口說:"業者講的有道理,請副會長成立研究小組開會,訂定規則..." 心想,剛才說話說得太重了,沒想到副會長散會後還來告訴我,小組成立後請中國信託多提供點意見.....。 間接參與了這專案,貢獻了一些意見後,沒多久基金會就發布Factoring的會計操作規範,使得市場玩家有一定的標準遵循,也使得Factoring不再背上無因的十字架。 有時候回想這一幕,當時的我要是想避免被掃到颱風尾而選擇沉默,而會長和副會長又沒做出英明的決定,不知現在台灣的Factoring市況不知會是怎樣。

 

 

透視公司經營層的「 五鬼搬運」術   商業週刊   盧怡安  2004-08-16

博達財報資訊揭露不實,只是上市櫃公司唯一的個案嗎?但許多報表之外的交易,在報告上根本看不出來,連資深的會計師都無法識破……


八月四日,在一場「會計師經營執業環境的未來與挑戰研討會」上,台灣省 會計師公會理事長陳兆伸當著金管會委員吳琮璠及副主委張秀蓮的面,針對博達案後社會對會計師查帳的要求日升,大聲直言說:「現在會計池裡的(公司)都是鱷魚,根本不是一般的魚!」形容在財報表面上交易一切正常,公司體質卻已經出了問題;就像是平常不動如浮木的鱷魚,會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吞掉了投資人的錢。
這些發言引起了一陣喧騰,把會計師和上市櫃公司的「緊張關係」拉升到了最高點,但也點出了上市櫃公司經營階層「五鬼搬運」的手法,越來越高明,在上市公司半年報即將公布的前夕,更讓會計師界籠罩在草木皆兵的氣氛中。
致遠會計師事務所執行長王金來表示,現在會計師要負責監督的,都是「高級的管理舞弊」,而非過去與一般階層的行政錯誤,但不肖公司的交易手法日漸複雜,要看董事會紀錄有紀錄,要函證、要合約都具備,對象也絕非關係人,但是,「一個借貸轉成十幾個借貸,衍生性商品交易紀錄密密麻麻,還都是英文的,叫人看不懂。」
到底有哪些衍生性金融商品和新穎的手法,竟然能讓上萬名會計師奉行的審計準則都失效?許多會計師其實吃過不少公司的悶虧,但依據現有會計準則編報表,卻很難逼他們現形,從他們經驗中,可以整理出最駭人聽聞的十大手法。
? 銀行將應收帳款轉賣海外 增加會計師查證難度
首先,第一次因為博達事件而翻上檯面的,就是利用應收帳款質押融資(Factoring),把不實應收帳款變成帳上現金的新手法。原本銀行是為了開發更多收取手續費的業務,收取企業客戶的應收帳款,並相對融資給他們,多半是買斷客戶的應收帳款,將收款權移至銀行內部。過程有點類似過去大家熟知,把應收票據拿去銀行,折成現金的貼票業務。不過,卻因此被業者利用來衍生為列在帳上的現金。
一位資深的會計師指出,過去上市櫃公司到了四月份年報結算前,為了要美化財務報表,製造出連年屢創新高的假數字,會將堆放在倉庫多年、已經失去市場性的「爛存貨」,透過向子公司塞貨的方式拉高營收,存貨變成財務報表上「新鮮的應收帳款」。但是即使堆到子公司去,存貨畢竟還是賣不出去,子公司沒有錢付款給母公司,到了隔年編財報時,往往就會出現過期的「爛應收帳款」。過去膨脹營收的手法,會計師說,公司自己玩到了這裡,通常遊戲就玩完了。
但是這些應收帳款有了銀行的幫忙,在前一年質押融資,就可以馬上回轉成帳上「新鮮的現金」。銀行也不是笨蛋,在這些可疑的應收帳款尚未確實回收之前,公司拿到的現金是受到限制的,可能被銀行止扣,或是背後有合約規定無法動用,除非帳款一一回收。
銀行這項業務,應該是讓正常營運的公司運用,取得靈活的營業資金,但是有些公司著眼的,卻是會計報表上鉅額的帳上現金,足以讓投資人賦予正面評價;加上營收數字可藉由這種手法不斷灌水,股價很容易炒作。今年博達還沒出事之前,就曾經有會計師「誤會」博達是一家好公司,資本額才四十六億的公司,竟有六十三億元現金,還心動的想要去買,卻不知道這六十三億元,根本是不能動用的虛帳。
如果這項業務是國內銀行所承辦,會計師若起懷疑,還能函證銀行出具是否受到限制用途的說明。但是,一旦經由國內承辦此類業務的銀行,轉介到國外銀行去,再經過包裝,由國外銀行將這些應收帳款債務證券化,分散銷售給不特定投資人,國內知名事務所的會計師坦承:「這種合約根本連看都看不懂。」若想要函證,公司甚至可以「安排」國外銀行答覆,一些沒有邦交國家的外國銀行,國內又沒有設分行,所收到的「答覆」可信度也不見得高。

  评论这张
 
阅读(18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