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關保理的博客

這裡記錄了兩岸保理業務發展的點點滴滴

 
 
 

日志

 
 
关于我

一個台灣人 故鄉卻是大連,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 大連有多美! 1988年 我20歲 父親65歲 終於回到他離開40年的故鄉, 兄弟姐妹都老啦 父母親也都不在了... 父親大哭一場說 原來最美的是記憶!

网易考拉推荐

兩岸發展Factoring業務之探討與展望 ~~簡永光  

2012-05-22 23:23:43|  分类: 保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農曆年前博主人在北京授課, 有一家總行在南京的銀行專程到北京跟博主見了一面, 同行的還有這家銀行北京分行的幾位同仁; 由於這幾位同仁都是最近才從深發展挖角過來的, 所以對博主也不陌生.

 

見面即是有緣, 大家談的也頗為投機. 在座北京分行的某位客戶經理突然拿出了他們最近在推廣保理業務時遇到的一個難題, 想請博主幫他們出出主意. 這個案子總授信有9,000萬美元, 本來不能單純的用保理業務來克服, 不過博主建議他們將保理業務與另一個金融產品相結合, 竟意外的收到很好的效果! 博主回國後跟簡老師說起此事, 簡老師也讚美博主是"機變靈巧、無出其右"!   

 

其實保理本來就是變化靈巧的產品, 你越對它了解就越能夠隨心所欲的機變無窮. 但是要能做到"了解保理業務"何其不容易! 除了保理業務真正的核心價值要通曉之外, 包含法律規範、金融商品、支付工具...等都得要融會貫通才行. 有一位網友前幾天詢問博主甚麼是保理的核心價值? 博主在很多的文章中雖多所提及, 不過總是沒有一篇專門講授保理核心價值的文章.  今年初, 簡老師應台灣金融研訓院的邀請準備要寫出一系列的factoring相關教材. 簡大師是屬於武俠小說中風清揚一類的人物, 金融功力除了博主上述所提到的之外, 還能夠把企業財務工程融入, 更是做到了"摘花折枝皆能傷人"的境界!  博主謹截取簡大師其中兩篇文章, 借花獻佛, 做為對保理業務核心價值的說明.

----- 第一篇: 兩岸發展Factoring業務之探討與展望 ------

      Factoring為金融機構針對國內交易或國際貿易當中,賣方因銷售貨物或勞務所產生之應收帳款,所提供之特殊服務。此項服務的特色在於「賣方把應收帳款的權利移轉給金融機構」,而金融機構在「取得收款權」的基礎上,提供代為收帳、或帳目管理,或承擔買方(債務人)之信用風險等服務。

      無論賣方使用此項金融服務的目的,是否為了融資需求,只要是以「移轉收款權」的方式,委託金融機構代收,或管理帳目,或承擔債務人之信用風險(三種服務之一或全部),即構成Factoring的要件。

      根據廣為國際間普遍接受之《General Rule for International Factoring簡稱 GRIF》,所謂factoring 的必要條件是assignment,而次要條件則是下列三者中的一項或多項:

1. Collection;

2. Ledgering;

3. Credit coverage。
此種金融商品的基本精神在於收款權之移轉(assignment),經過移轉之後,金融機構以「權利所有人」的立場,進行收款、記帳或保險等後續服務。至於賣方是否與承受收款權的金融機構洽商融資,或是從其他管道取得融資,則是factoring之餘的後續性安排。換言之,融資並非factoring的主體,而僅僅是「可能衍生」的授信。

台灣與大陸的factoring 業務

台灣自1980年代中期開始,由少數幾家金融機構針對出口商提供export factoring的服務,當時各家承做機構對此種金融商品的中文翻譯並不一致,至1990年代中期才由財政部統一稱為「應收帳款承購」。而中國大陸方面在21世紀初引進factoring業務時,將之稱為「保理」。海峽兩岸對factoring的稱謂並不一致,然而雙方的金融機構與金融監理單位,不約而同誤以為factoring的主體是「融資」,甚至於是「債權承購」。

這種現象,幾乎是把「後續性衍生的安排(融資)」當作factoring的主體,而忽略了factoring真正的精神所在。

近數年來,台商在大陸投資的情況呈現下列兩種特色:

1.    以大陸為生產基地的製造業,在大陸境內的產業聚落蔚然成形,而同一產業中的上、下游生產鏈,則形成台灣、大陸與東南亞垂直分工的模式。因此在生產鏈的上下游之間,或中心衛星體系之間,境內或跨境的交易金流,亟需適切的金融服務。

2.    進入中國大陸內銷市場的產業,在廣大的銷售體系中,供應商對眾多經銷商的應收帳款,亟需代收與債權保障的金融服務。

在上述兩種特色之外,加上兩岸金融機構跨海峽互設營業據點的趨勢,雙方銀行對兩岸之間商業交易金流的服務,無論在金融商品的規劃或拓展客源與加強風險管控的措施,勢必日益活絡與周全,因此,適時探討兩岸factoring business的進展、營業現況、法規框架、趨勢展望,並綜合比較此種金融商品在歐、美、日及世界其他各地的做法,似為值得關注的課題。

Factoring與E-factoring

從1990年代以來「電子化取代紙本作業」的交易方式,造成傳統「以單據為本」的信用狀比率逐年劇降。境內交易與國際貿易的金流,演變為以記帳(open account)方式為主,domestic factoring與international factoring的需求更顯殷切。

傳統的factoring作業,隨著電子化金融的進展,演變為e-factoring的型態。台灣的資訊業者所開發有關處理e-factoring的軟體系統方面之成就,居全球之冠。

台灣的factoring經驗廣受全球注目

以金融業從業人員的素質觀之,由於台灣的加工出口業在過去數十年間,從事多角貿易、海外投資設廠、建立跨國產銷鏈、產業垂直整合,以及中心衛星體系的多元發展,造成台灣金融從業人員,因應客戶在進出口融資方面特殊需求的經驗,更甚於國外金融同業。換言之,台灣銀行業員工累積「應付疑難雜症」的經驗與能力,舉世有目共睹。國際組織與大陸的金融業,經常要求台灣專家前往各地輔導。

其中不乏具trade finance專長者,應邀前往國外或大陸,對當地金融業進行輔導建置。包括金融商品開發、協助釐訂業務策略、建立風險控管機制、加強資訊系統與自動化與網際作業等方面。例如,從2005年起,台灣專家應國際組織之禮聘,已成功完成對中歐、波羅的海、東歐、巴爾幹半島、外高加索、中亞以及拉丁美洲等二十餘國的金融人員進行factoring與e-factoring的培訓,並協助當地銀行,或非銀行金融機構建置factoring業務。同時,這些受輔導國家的金融同業,也熱切期待台灣的的金融研訓機構與金融監理機構,能進一步協助該國進行有關factoring的法規建置輔導。

Factoring在協助中小企業發展過程中居於重要地位

在全球普遍重視中小企業發展的情況下,兩岸的中小企業發展具備下列三種迥異於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特色:

1.    台灣中小企業企業在家數、提供就業人口數,以及對經濟穩定與成長的貢獻度所占的比率,居世界之冠。

2.    有別於其他國家「大企業才有能力對外投資,而中小企業只能留在本土轉型升級」的現象,台灣中小企業外移或跨境投資的比率,在全球最高,也在許多「被投資地區」居外來投資者的首位。

3.    大陸在「十二五」中,把發展中小企業列為重點項目之一,並要求金融機構對中小企業融資授信的比重,必須達到整體業務量的一定比率。

眾所周知,中小企業在「產、銷、人、發、財」這五大要素中,對前四項的生產、行銷、人力資源與技術研發等方面,稍有進展。然而,對於財務結構、融資管道與貨款安全性,常是最感困擾,也最需要金融協助的項目。而factoring正好針對中小企業的需求,提供不可忽視的助益以及解決困擾的平台與工具。

Factoring的發展歷程與研究資料不成比率

Factoring雖然自1920年代起,就普遍被運用在西歐與美洲大陸的紡織業,(例如1980年代美國最大的BankBoston Financial Co.內部組織五大部門分為男裝部、女裝部、童裝部、其他紡織品部,與雜貨部,其中五分之四與紡織業相關。)後來因為1930年興起的信用狀交易大行其道,使得factoring的發展受到局限。因此,全球學術機構與商業組織對於factoring的研究論文或書籍,出版有限。

直至1980年代後,factoring由紡織業拓展到電器電子業、包裝食品業,漸漸到二十世紀末期以後的資通訊業。而在同一時期開始,商業交易的付款條件由L/C轉為以記帳(open account)為主,因此factoring遂藉由轉型為e-factoring的型式,更因為蘇聯與南斯拉夫解體後,原先屬於計劃性經濟的國家朝向市場性經濟轉軌,factoring與e-factoring才又活絡。

在全球探討factoring與e-factoring的論文與書籍不甚豐富,但是該種業務又蔚為風氣的此時,身為「e-factoring先進者」的台灣,與「e-factoring最大需求者」的中國大陸,似值得考慮針對此課題,在下列方向做出較有系統較為深入的探討與研究。

1.    Factoring與e-factoring在全球發展之概況;

2.    Factoring與其他trade finance工具之比較;

3.    台灣「應收帳款承購」業務的發展與相關法規;

4.    中國大陸「保理」業務的發展與相關法規;

5.    金融機構承做factoring的風險分析;

6.    兩岸金融業發展factoring業務的商機與挑戰;

7.    探討兩岸金融業在開拓factoring業務的競合關係。;

 

----- 第二篇: 運用Factoring管理應收帳款的迷思 ------

       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在年近九十歲時,出版了《下一個社會》一書。書中對於自己年青時代因為過早成名而發表狂妄見解,表示無限懊悔。他說道:「我在1940年代末期,首創利潤中心制的觀念,被企業界廣泛接受,許多大型企業紛紛在集團內建立利潤中心制度。可是數十年來,這個制度卻演變為企業經營的致命傷。企業集團內的各個部門,為了爭相表現創造利潤的績效,而變得本位主義掛帥,利潤中心制反而成為內鬥中心制。」

大師懊悔之餘,終於在風燭殘年時,對自己半世紀前閉門造車自以為是的見解,做了澈底的檢討:「利潤並不是來自公司內各部門間的內鬥;企業的利潤應該是來自不被倒帳的銷售。」

在這個新觀念下,整個企業是不可分割的一體,集團內的各公司或各部門,應該屏除本位主義,在同一招牌下,合作追求「不被倒帳的對外銷售」。

銷售當然重要。但是不被倒帳更重要。銷售貨物或勞務所應得的價款,如果不能順利回收的話,甭說是創造利潤,連企業的命根都會拔掉。

應收款若不能順利回收,後果絕對比成本偏高或利潤萎縮更為嚴重。

至於收不到錢的原因,並不完全由於買方倒帳,除了倒帳之外,還包括買方拒付、短付、拖延等不同狀況。各種收不到錢的原因,可歸納為兩種,一是對方拒絕付款,二是對方同意付款但無力履行。

買方拒絕付款(unwilling to pay),所持的理由通常是怪罪於賣方,例如延誤、短少或品質不良等,這是屬於商業糾紛(commercial dispute)的領域,未經仲裁不能立即斷定那一方的錯。很不幸地,在商場上如果收不到錢的話,這一類的情形占絕大多數。

至於買方同意付款但無力履行,那就不是意願的問題而是能力的問題(unable to pay)。無力付款的理由可能是買方本身的信用(credit)出狀況,例如倒閉、死亡、破產、法院裁定重整等等;也可能是因為客觀不可抗力的原因,例如國家主權喪失或禁止外匯兌換等。

企業在出售貨物或勞務,尚未收妥價款時,當然會記上一筆應收款。然而並不是賣方所記載的所有應收款,都等於買方所承認的應付款。換言之,應收款這個會計科目所代表的意義,只不過是「賣方自稱其擁有的債權」,還未達到「買方承認為其應負擔的債務」之境界。

某廠商運交一批零件給豐田汽車公司,這家零件廠根據他與豐田之間的買賣合約,在自己帳上記了一筆九十天期的應收款。這時候豐田汽車公司還沒有驗收完畢,零件廠商所自稱的應收款,很有可能被豐田否決掉,因為豐田公司依其嚴格的檢驗標準,以交貨延誤或品質瑕疵為理由而拒絕付款。這種情形,不是倒帳而是商業糾紛。至於誰對誰錯,在仲裁結果出爐之前殊難定論。

歐美日等國家,賣方習慣把應收款委託給金融機構代位收帳,金融機構在提供這種服務時,會要求賣方必須把「自稱有應收款」的權力移轉(assign)給代位收款的金融機構,讓他師出有名,以「代位者」的姿態出現在買方前面。這種服務稱為factoring。而提供factoring service的金融機構稱為factor。

金融機構在承做factoring時,也會附帶提供承擔買方的信用風險和國家風險的責任。這相當於「代收服務(collection)」加上「債權保險(credit insurance)」。如果賣方只要求代收服務而不需要債權保險的話,費用當然比較低些,但必須自己承擔買方的credit risk。如果兩樣都要,那麼保險的機制就啟動。不過factor所承擔的保險責任僅止於信用風險和國家風險,並不包括因為商業糾紛而產生拒付的風險。

換句話說,factoring service如果包括承擔credit risk 而且不幸又發生債權糾紛(dispute)的話,factor無從裁決,當然也不負責賠償。這時賣方仍須自己承擔解決糾紛的責任。

Factoring在台灣被翻譯為應收帳款承購,是相當錯誤的翻譯,容易被誤認為債權買斷。在中國大陸factoring被翻譯為保理,似乎比較接近其本質,但也未能充分表達其精髓。筆者在1980年代中期,曾把factoring譯為「劃託」,意即「把應收帳款劃託給金融機構代為管理」。此一譯名,亦沿用在1995年由外貿協會出版的《國貿財務工程》一書。

Factoring包括下列要件:

1.必備要件:assignment (收帳權的移轉):賣方把自稱的收帳權(買方尚未承認為應付款)移給 factor,讓factor得到名正言順的「收款者」身份。

2.選擇性要件 (下列選擇性條件只要出現一項就可):

2-1.代位收款 (collection):代收只是服務性質,不代表一定會成功。

2-2.記帳服務 (ledgering):包括記帳與報表,含文件資料或電子資料。

2-3.承擔信用風險(assume credit risk):不含蓋commercial dispute。

如果賣方在factor尚未收妥款項之前需要融資的話,可以向factor尋求融資也可以向其他金融機構尋求融資。至於融資(financing)是factor 借給賣方的錢,而不是買斷債權的錢。如果上述2-1不成功的話,賣方(借款人)必須自力償還。

在賣方而言,特別要注意以下兩點:

1.    factoring沒有cover拒付或糾紛,所以並非使用factoring就會把「自稱的應收款」等同於「對方同意的應付款」。

2.    融資是借來的錢,在委託factor代收成功的時候,以之作為還款財源,否則,必須自力償還。不要以為factor撥了款,賣方就落袋為安.。

對於「提供融資者」而言,不容忽視的要點為:

1.    接受賣方的assignment,並不代表賣方所自稱的account receivable 就是買方所承認的account payable,必須等到買方「承認應付」才算數。

2.    基於「承擔買方信用風險」而撥出去給賣方的錢,並未表示「買賣已無糾紛」,因此不可輕忽commercial dispute的存在風險。

  评论这张
 
阅读(18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