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關保理的博客

這裡記錄了兩岸保理業務發展的點點滴滴

 
 
 

日志

 
 
关于我

一個台灣人 故鄉卻是大連,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 大連有多美! 1988年 我20歲 父親65歲 終於回到他離開40年的故鄉, 兄弟姐妹都老啦 父母親也都不在了... 父親大哭一場說 原來最美的是記憶!

网易考拉推荐

徹底了解保理業務!!  

2013-06-23 00:23:25|  分类: 保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actoring 的本質探討其中文譯名

簡永光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資深顧問

Factoring為金融機構針對商場交易中賣方之應收帳款,所提供的特殊服務。此種金融商品的基本架構,建立在收款權之移轉(assignment),亦即出售商品或提供勞務的賣方,將其「收款權利」劃託給金融機構(factor),而受託的factor在取得收款權的基礎上,提供代為收帳、或帳目管理,或承擔買方信用風險等服務。

Factoring的基本架構

無論賣方使用此項金融服務的目的,是否為了融資需求,只要以assignment的方式,委託factor進行代收,或帳目管理,或承擔買方信用風險,這三種服務之一或全部,即構成factoring。從GRIF所訂的定義視之,factoring包括下列要件:

  • 必備要件為收款權的assignment:賣方把自稱的收款權(買方尚未承認為應付義務)assign給factor,讓factor得到名正言順的「權利人」身份
  • 選擇性要件 (下列要件只需出現一項就可):
    • 代位收款 (collection):代位收款只是服務,並不保證一定會成功收妥。
    • 帳目管理 (ledgering):包括記帳與報表,含文件資料或電子資料。
    • 承擔信用風險(risk coverage):承擔買方之債信風險(credit risk)與國家風險(sovereign risk),不涵蓋商業糾紛(commercial dispute)。

經過assignment之後,factor取得「代位」的資格,以「權利人」的立場,進行collection、ledgering或risk coverage等後續服務。

至於何時將款項交付給賣方,factor僅承諾「到期收妥後付款」或「在承保範圍內理賠」。如果屆期收不到款項的原因是買方拒付(商業糾紛),則factor對賣方僅盡告知義務,並把收款權re-assign回去給賣方,而不涉入糾紛之解決。

賣方在應收款到期日之前,是否向factor洽商融資,或從其他管道取得融資,則是factoring之餘(不屬於factoring要件)的衍生性安排。換言之,融資並非factoring的主體,而僅為「可能衍生」的授信,或是與factoring並行的另一項獨立安排。

Assignment為factoring的基礎元素

收款權的移轉(assignment),包括下列三大部份:

  1. 原來的權利人(賣方)作為assignor,把權力讓出給指定的assignee(factor);
  2. 接受assignment的factor,以「代位(take position)」的姿態,成為新的權利人;
  3. 原來的權利人(賣方)將assignment的事實告知債務人(商業交易的買方)。

承辦業務的factor在買賣雙方約好的到期日,出面代位收帳。如果順利收妥,就把款項支付給賣方,如果收款失敗或過程中遭遇困難,就把相關訊息告知賣方(並把收款權re-assign給賣方),由賣方與買方自行解決。

劃託與代位

關於assignment與take position(代位),可進一步探討如下;

  1. Assignment就字面上意義,僅表達assignor把所有權(或行使權)移轉給assignee的事實,並未述及移轉過程是否有對價關係如交易(trade)、出售(sell)、買受(purchase)、讓購(negotiation)等,或其他附帶條件如質押(pledge)、抵押(mortgage)等。
  2. Assignment的背景原因或許是基於贈與、借用、賠償、委託加工、委託轉遞、委託保管等關係,也可能是交換、買賣、抵押等行為。在factoring中,assignment的用意應是「委託代收」或「委託代管」而非出售或質押。
  3. Take position(代位)的概念,有別於on behalf(代表)與as agent(代理)的法律定位。通常,在描述兩造之間的法律關係時,有下列三種不同的層次:
  • 代表或代替(for、represent或on behalf):權利義務的主體在於「被代表」的一方,代表人或代替人在行為中僅居於「工具性」的地位。例如:
  1. 母親代替嬰兒在護照上簽字(The mother signs for the child),護照的主人是嬰兒(被代替人)不是母親(代替人);
  2. 律師代表當事人打官司(The lawyer acts on behalf of his client),輸贏的後果由當事人(被代表人)全盤承受,而律師(代表人)僅只居於「工具性」地位;
  3. 董事長代表銀行簽約(Chairman represents the bank),董事長(代表人)可能離職,但是銀行(被代表人)仍須遵守契約條款;
  4. 承攬商代替船公司開提單(The forwarder issues B/L on behalf of shipping company),提單上的權利義務歸於船公司(被代替人),而承攬商(代替人)只居於「工具性」地位;
  5. 副部長代表部長出席(Deputy Minster represents the Minister)祝賀某某公司開張慶典,公司老闆得到的是部長(被代表人)的面子與祝賀。
  • 代理(as agent of):代理人與被代理人共同承受權利義務。例如:
    • 甲公司的產品由乙公司代理(B as agent of A),如果產品出了差錯,兩家公司都要負責;
    • 旅行社代理航空公司的票務(XX travel company as agent of XXX airline),旅行社開出來的機票,雙方都要負責;
    • 承攬商代理船公司之業務(The forwarder as agent of shipping company),承攬商開出來的提單,雙方都要負責。
  • 代位(take the position as):「代位者」完全承受「被代位者」的權利義務,而「被代位者」已經不再居於主體地位。例如:
    • 執行長離職,由副董事長代位(Vice Chairman took the position as CEO),原來的執行長已經不再是執行長了;
    • 票據上的原始受款人(original payee)將票據背書(endorse)給別人,The endorsee took the position as payee,身為「代位者」的endorsee完全取得票據受償權利,而原始受款人的endorser已經放棄票據payee的地位。

    在factoring業務中,賣方原先所聲稱擁有的應收款,經assign出去,由factor代位持有之後,賣方不再擁有「已劃託出去的」應收款或收款權了。

保與不保

金融機構承做factoring時,可能會附帶承擔買方的信用風險和國家風險。這相當於在代收服務(collection)之外,加上債權保險(credit insurance)。如果賣方只要求代收服務而不需要債權保險的話,費用當然比較低些,但必須自己承擔買方的信用風險。如果代收與保險兩樣都要,那麼保險的機制就啟動。

Factor所承擔的保險責任,僅止於信用風險(credit risk)和國家風險(sovereign risk),並不包括因為商業糾紛而產生拒付的風險(dispute risk)。

收款失敗的原因,並不完全由於買方倒帳,除了倒帳之外,還包括買方拒付、短付、拖延等不同狀況。眾多原因可歸納為兩種,一是買方拒絕付款,二是買方同意付款但無力履行。

買方拒絕付款,所持的理由通常是怪罪於賣方,例如延遲交貨、數量短少或品質瑕疵等,這是屬於商業糾紛(commercial dispute)的領域,未經仲裁不能遽以論斷孰是孰非。很不幸地,商場上如果收不到錢的話,這一類情形占絕大多數。

至於買方同意付款但無力履行,那就不是意願問題(unwilling to pay)而是能力問題(unable to pay)。無力付款的理由可能是買方本身信用(credit)出狀況,例如倒閉、死亡、破產、法院裁定重整等等;也可能是因為客觀不可抗拒的原因,例如國家主權喪失或禁止外匯兌換等。

Factoring業務中,附帶credit risk coverage 卻不幸發生糾紛(dispute)的話,承擔風險責任的factor無從裁決,當然也不負責賠償。這時賣方仍須自己承擔「解決糾紛」的責任。

債信問題與商業糾紛的斟酌

企業在出售貨物或勞務,尚未收妥價款時,當然會記上一筆應收款。然而並不是賣方記載的所有應收款,都等於買方也承認的應付款。換言之,應收款這個會計科目所代表的意義,只不過是「賣方自稱其擁有的債權」,還未達到「買方承認為其應負擔的債務」之境界。

某廠商運交一批零件給豐田汽車公司,這家零件廠根據他與豐田之間的買賣合約,在自己帳上記了一筆90天期的應收款。這時豐田汽車公司還沒驗收完畢,零件廠商所自稱的應收款,很有可能被豐田否決掉,因為豐田依其嚴格的檢驗標準,以交貨延誤或品質瑕疵為理由而拒絕付款。這情形,不是倒帳而是商業糾紛。至於誰對誰錯,在仲裁結果出爐之前,殊難定論。

如果這家零件廠把他對豐田公司所有的應收款,委由某家factor代位收取,而這家factor也承擔豐田公司的credit risk,當豐田以dispute為由而主張拒付時,因為不在factor的責任範圍內,此時factor僅能把原先承受過來的應收款re-assign回去給賣方零件廠,不會理賠也不會遽然對豐田提出訴訟。

商場上,普遍認為factor如果承擔買方credit risk的話,可以提升賣方的應收款品質,賣方也因此可以比較容易取得融資。這種看法原則上沒錯,但是賣方的應收款品質到底因為factor所承擔的credit risk coverage而加了多少分?而加分之後,是不是可以把「難以取得融資」的窘境變成容易取得融資?就要審視實際業務中,買方「拒付」與「無力付」可能發生的機率。

如果糾紛與倒閉的發生機率是99.9比0.1(如上述豐田的例子),那麼賣方應收款的品質,因為有factor的介入承保,而增加0.1分,至於其他的99.9分仍然要靠賣方妥善維持他與買方的業務和諧關係(如嚴控交貨期與品管等)。賣方不能盲目認為只要在factoring加上credit risk coverage就可避免對方拒付,甚而忽略自己在「防止糾紛」方面該做的努力。

這種情形,常見在供應廠商(弱勢賣方)面對超大型買主(強勢買方)的生意型態,例如眾多小型衛星廠(或零件商)供貨給一家超大型中心廠、眾多小藥商供貨給一家超大型醫院、眾小廠商供貨給一家超大型百貨公司等。這一類的交易,買方拒付率遠高於買方倒閉率。

若糾紛與倒閉的發生機率是30比70,這表示買方相當珍視他與賣方之間的經銷權、代理權或長期業務合作關係,不至於輕啟糾紛,而賣方知道自己的產品與市場實力,不擔心dispute而比較憂慮買方倒閉問題。於是,藉由factoring的保證機制,把買方的credit risk轉嫁給factor承擔,對賣方而言,可以認為自己的應收款品質確實因為有了factoring而提升了70分。

這種情形,常見在大型賣方(生產廠商或進口總代理商)面對多家買主或遠地經銷商的生意型態,例如藥廠面對全國兩千家藥局、水泥廠面對五百家建材行、車廠面對多家汽車經銷商、電子商品總代理面對多家3C零售店。這一類的商業活動,賣方比較仰賴factoring當中的credit risk coverage功能。

應收款融資是借貸行為

賣方在應收款到期日之前,是否向factor洽商融資,或從其他管道取得融資,則是factoring之餘(不屬於factoring要件)的衍生性安排。換言之,融資並非factoring的主體,而僅為「可能衍生」的授信,或是與factoring並行的另一項獨立安排。

瞭解了factoring的基本精神以及「融資是獨立於factoring之外的安排」,對這種金融商品的功能,就不會冒然陷入「賣方在出貨後可以向factor預支價金」的迷思了。

賣方出貨後,自己記上一筆應收款,如果有資金流動性需求的話,當然可以向金主尋求融資。但融資純粹是基於資金貸出者(lender)與資金借入者(borrower)之間的授信行為。

如果lender覺得borrower的債信等級優異,或掌握不錯的擔保品,即使他所展示的應收款屆期收不到錢(不管是buyer unwilling to pay還是unable to pay),身為borrower的賣方都能從自己口袋掏錢還款。那麼無論有沒有factoring的介入,lender都會願意承做這筆「應收款融資(receivable financing)」。

反之,當賣方的債信等級低落又缺乏有效的擔保品,那麼站在lender的立場考量,縱然borrower展示經過factoring承保的應收款,貸出款項的金主也會問:「到底你這應收款的品質,因為factoring承保,而提升了多少分呀?」

如果factor的承保,對seller的應收款品質只加個0.1分,買方有99.9%的機率隨時可以用dispute來否定他的應付義務(如前所述的豐田公司),那麼,不及格的borrower仍然是不及格,不能貸放的案子仍然不會因factor承擔了豐田的credit risk而變成可以放心撥款。

如果把應收款融資和factoring當作兩回事分開來看,那麼,所有的融資當然都必須還款。如果把融資當中的lender和factoring當中的credit coverage角色分開來看,則更加清楚。

賣方是borrower,借錢當然必須還款,還款的財源不外乎來自下列各途:

  1. Factor成功收到的款項,替borrower(賣方)償付lender;
  2. 買方倒閉,而factor基於承保義務所做之賠償,替賣方撥付lender
  3. 發生dispute後,factor不必負責,borrower(賣方)自己償付lender

重要的是上述第三種情形,如果碰到dispute而factor不必賠償,那麼lender的貸款風險就完全掛在賣方(borrower)身上。換句話說,賣方在出貨後憑著factoring取得融資,不管金主是factor本身,或是與factoring無關的獨立lender,賣方都不能認定「預支價金」可以落袋為安。

Lender可以是承辦factoring的factor本身,也可以是另外一家金融機構,也可以是跟factoring無關的非金融機構。舉例如下:

  1. Factor兼作lender:由中國工商行代收、承保,並融資給賣方(此處使用融資字眼,強調其借貸性質,而不稱「預支價金」)。當發生dispute時,中國工商行會re-assign給賣方,並索取先前的融資款。
  2. Factor與lender為不同的兩家金融機構:由甲行代收並承保,但是賣方找乙銀行的OBU做融資。此時factor、seller(borrower)與lender三者之間必須有「代償協定(agreement of disposal to factored proceeds)」,讓甲行可以把成功收妥的貨款,或是基於credit coverage所應理賠的款項,逕行撥付給乙銀行的OBU。但是如果發生dispute的話,甲銀行不賠,乙銀行自負融資風險。
  3. Lender為非金融機構:賣方請甲銀行做factor並承保,但是另外安排融資事宜,例如發行商業本票或向關係企業借錢。在此種情況下,通常不另外簽「代償協定」。

台灣與大陸對factoring 業務與中文譯名的迷思

近代factoring興盛於1920年代美國與西歐的紡織業,為因應工業革命後紡織品的量產與遠距銷售,以「委託金融機構代收貨款」為主的factoring因運而生。當時BankBoston Financial Co.(簡稱BFC)為美國最大的factor,業務遍及南北美洲。BFC的五大營業部門,分別為男裝部、女裝部、童裝部、其他紡織品部,與雜貨部,由此可見其營業額中約有五分之四與紡織業相關。

台灣自1984年,由波士頓銀行與華銀及彰銀合作,將export factoring推介給該銀行的出口客戶。出口商與波士頓銀行代表的BFC簽訂《Factoring Agreement》,將其名下的應收款assign給BFC,BFC透過其全球correspondent factors的授信機制,承擔進口商之債信風險與國家風險。華銀與彰銀在推介其出口客戶購買factoring service之餘,另外單獨對該客戶進行融資。

同時,為確實掌握出口商(被融資者)之還款財源,又由BFC(factor)、華銀或彰銀(融資者),與出口商(被融資者)三方,共同簽署《Agreement on Disposal of Factoring Proceeds》,限定BFC將收妥之貨款,或根據《Factoring Agreement》應理賠之款項,逕行交付華銀或彰銀(融資者)。隔年(1985)中國租賃旗下之迪和公司(爾後併入其母公司成為中租迪和)亦加入合作陣容,將BFC之factoring推介予其出口客戶,並協助其其出口客戶向中國信託或其他銀行尋求融資。

1984之後約十年間,台灣各金融機構對factoring的中文翻譯各行其趣,承辦factoring 的BFC將之稱為「應收帳款綜合管理」,居於推介(代銷)地位的華銀、彰銀與迪和公司(本身扮演融資者角色而非factor),為強調「賣方可藉此取得融資」的訴求,將之稱為應收帳款的融資、買受或承購。

融資、買受或承購等字眼,對亟待周轉之賣方,確實具有莫大吸引力,至1990年代中期,「應收帳款承購」蔚為多數人一廂情願樂於接受之中文翻譯。

中國大陸在上世紀末引進factoring時,將之稱為「保理」。海峽兩岸對factoring的稱謂並不一致,然而雙方的金融機構與金融監理單位,不約而同誤以為「融資」,甚或「債權承購」居然是factoring的主體。

融資是lender與borrower間的借貸(loan)關係,買受或承購是buyer與seller之間的買賣(purchase)關係。無論是借貸或承購,都不是factoring的基本要義。

一旦把factoring視為應收帳款融資或應收帳款承購,很自然地就會陷入「預支價金」的迷思。

從「factoring等於應收帳款融資」的基本誤解出發,就會產生「預支價金」的概念,很自然地更進一步陷入「有無追索權」迷思,造成許多誤解與不當使用,其後果如下:

  1. 工商界誤以為factoring加上credit coverage後,從factor借來的錢就是「無追索權的預支價金」,因而忽略了本身該在避免dispute所應做的努力。 (博主註:讀者可以延伸閱讀博主對於保理「預支價金成數」的謬誤!一文)
  2. 金融界一旦開辦factoring,就以「預支價金」為出發點,把「融資賺利息」看得比「代收與承保」更重要,最後常遭遇因dispute而兩頭收不到錢的損失。
  3. 開辦domestic factoring業務的factor,受到本位主義的影響,怕融資機會被同業搶走,縱使本身的分支機構營業據點不多,也不願與其他同業合作,結果是放棄利用外地同業承保,據以對本地賣方客戶服務的機會。
  4. Factor為了賺利息,而從「大買家」著手,向周邊供應商提供融資。以為只要對強而有力的大買家承擔credit risk,就可對周邊供應商預付價金。結果對賣方(周邊供應商)的應收款品質,只加了0.1分就以為可以做到融資賺到利息,卻把自己與賣方借款戶所涉及的潛在dispute risk(佔99.9%機率)忽視掉。

把factoring稱為「應收帳款承購」,屏除了借貸的觀念,進一步認為是應收帳款的purchase,更是值得商榷。縱使已經加上對買方的credit risk coverage,賣方所展示的應收款仍然潛藏著相當高比率的dispute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居然導入「無追索權承購」的概念,很容易讓賣方誤認為「我的應收款已賣斷給factor」而疏於管理dispute risk。如果factor與purchaser不屬同一家金融機構,試問,當賣方已把應收款assign給了factor之後,又如何能將已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賣斷給purchaser?

Factoring在台灣被譯為應收帳款承購,殊不妥當,在大陸被譯為保理,容易被誤認為一律皆有保付credit coverage)而忽略尚有non-credit coverage的部份,似亦不臻完美。

如果把factoring譯為「劃託」,除了取其音譯之外,也吻合了assignment的意譯精髓,意謂「把應收帳款劃託給金融機構」。同時涵蓋assignment之後的各項要件,似比「承購」或「保理」更貼切。

附註:「劃託」之譯名曾用在1995年外貿協會出版的《國貿財務工程》一書,並蒙數家大學國貿系採行。

  评论这张
 
阅读(26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