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關保理的博客

這裡記錄了兩岸保理業務發展的點點滴滴

 
 
 

日志

 
 
关于我

一個台灣人 故鄉卻是大連,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 大連有多美! 1988年 我20歲 父親65歲 終於回到他離開40年的故鄉, 兄弟姐妹都老啦 父母親也都不在了... 父親大哭一場說 原來最美的是記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國大陸保理商行業應盡快建立保理商仲裁體系!  

2014-09-24 14:18:06|  分类: 保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幾天拜讀簡永光老師於2009年代表歐銀(EBRD)為亞塞拜然(Azerbaijan)政府擬具的一份該國發展保理業務的法律文件,全名是Legal Issues in Factoring Business 。該篇方案簡老師切入問題的角度最為博主讚嘆!博主嘗認為,大師之所以被稱為大師,除了其個人的閱歷、知識、經驗之外,其思考問題的方式與角度才是後輩最應該學習的地方!大師這種稱謂是一種高度,最近常有讀者寫信給我,開頭就稱博主為「叢大師」!博主嚇的趕快回信說:「不嫌棄的話稱老師即可,真正的()大師正在宜蘭冬山河釣魚呢!」。


中國的保理業務真正的被重視也不過就是這不到十年的時間,還是屬於「青少年」的階段,不過這個青少年塊頭長得大,看起來像是個成年人。觀諸德國發展保理業務的歷程或是簡老師的Legal issues in factoring business for Azerbaijan一文,一個國家在發展貿易領域的新金融產品時,簡老師首先點出:Factoring is based on the legal codes of any country, there are some questions which need to be addressed and clarified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legal framework for factoring. 如果在既有的法律框架中已有類似的架構那麼: If these questions can be answered for domestic factoring, then it's also possible to evaluate the environment for int'l factoring business as well.


舉例來說,台灣與中國皆屬大陸法系,雖然沒有針對factoring進行立法,不過既有的法源基礎上,台灣有「民法債權篇」、大陸有「合同法」皆可做為債權債務可「轉讓」的法律基礎!無論是台灣的民法還是大陸的合同法,對於此種轉讓並未規定需要「對價」,所以適用於保理業務所稱的「Assignment」,即應收帳款的收款權力由前手移轉到後手,但後手不一定需要「支付對價」給前手!如果一國的既有法令未做如此規定、或是此種assignment的行為須得到債務人的同意之下,除非修法,否則暫不適合發展此類業務。所以簡老師又提出了以下幾種不適宜發展保理業務的法律框架:

1. Can account receivables be assigned to a third party?

2. Does this "assignment" constitute a  legal "sale" of the receivable?

3. Must the assignment be notified to the debtor in order to be legally enforceable, and in what form must this notification take place?

4. Does the legal code include the concept of reservation or retention of title?

5. Is prohibition of assignment possible? 

6. Is there a developed insolvency law including receivership or controlled administration provisions?


如果上述的法律環境不夠成熟,對於發展保理業務也是會形成相當大的阻礙的!上述這幾點,在中國的法律框架下雖然還是有不足之處(譬如第2點與第3),但只要保理商能夠謹慎行使權利,並在與客戶的保理協議上說明清楚(譬如"無追索的購買應收帳款"的說法容易引起爭議!),都可以有效避免法律之不足,維護住保理商應有的權力。


除了國家Legal code的大框架之外,針對保理商之間、保理商與賣方、保理商與買方、保理商與其他第三方(譬如保險公司、銀行、金主...)legal relationship簡老師也在該文逐一說明。不過博主若要完整的把簡老師的這篇方案詮釋出來,估計可以寫成厚厚的一本專書。晉朝的郭濮著有「水經」,是中國第一部講述水系的專書,原文有一萬多字,到了北魏的酈道元重新詮釋「水經」一書,成了「水經注」,總共寫了30多萬字!博主不敢妄幫簡老師做注,所以本篇僅就簡老師原文的重點,摘錄保理商之間與保理商及第三方做一個詮釋。


簡老師在Legal relationship between factors的章節提到:Relationship between seller's and buyer's factor should governed by GRIF and Rules for Arbitration」。FCI GRIF是規範保理商與保理商之間合作遊戲規則的重要指南很多同業都認為GRIF只適用於國際保理業務事實上國內雙保理譬如銀行與保理公司或是保理公司之間都可以適用GRIF的規則以避免若是發生爭端有據以遵循的準則。大陸目前主要的保理商均是商業銀行且絕大部分(包含中行浦發光大平安...)均已加入FCI會員達數年之久近年來國內商業保理公司如雨後春筍般興起其中不乏股東體質優良、具備優質保理團隊者但目前保理公司如何與銀行開展業務合作尚無一套統一的標準,甚至銀行與保理公司各有自己的保理協會、也各有自己的規章辦法!


有些銀行自行成立保理俱樂部的組織(譬如平安銀行的金橙俱樂部)與保理公司合作有些銀行則以所謂"再保理的形式與保理公司開展合作但不論是何種形式在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的遵循規則之下都無法真正有效解決未來可能引起的爭端使得這類組織或俱樂部的公平性遭受質疑從而無法擴大合作的規模


銀行與保理公司的合作,除了扮演保理商的角色,另外當然也可以兼任「金主」的工作!簡老師文中Between factor and third parties提到:In some circumstance, the Factor only provides collection and/or credit coverage, while the Seller arranges financial package with an outside lender and instructs the Factor to pay the funds directly to the lender as a repayment of such loans... 「融資」被大陸的保理公司視為很重要的事情,舉個例子來說,大連保理公司的客戶出貨到台灣,同時大連保理公司也在台灣找了一家福爾摩沙保理商合作,由福爾摩沙保理商擔任進口保理商的角色;不過大連保理公司想對這個客戶提供融資,所以找了大連銀行做了「再保理」!不過大連保理公司已經把受讓的債權轉授讓給福爾摩沙保理商了,如何能再「轉讓」或是「質押」該筆應收款給大連銀行當作擔保呢?


「再保理」這個說法其實僅是把銀行當「金主」,用在「單一保理商+金主銀行」還能勉強接受,但若是雙保理商的服務,就會顯得漏洞百出!


保理商與保理商之間若無一個統一的遊戲規則,雙保理的合作架構勢必很難推動。如同博主前述「在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的遵循規則之下都無法真正有效解決未來可能引起的爭端」!現在大陸的保理協會有好幾個,每個協會都在忙著拉會員、搞培訓、辦參訪、搞活動!另外還有很多地方政府,譬如天津、上海、深圳等地也都支持保理業務,但是方向走偏了,太過著重於「招商引資」,反而忽略了最重要的基礎項目。簡老師文中:The assignment of receivables to a factor may collide with assignments of, or other security rights in the same receivable. Such conflicts of priority must be solved in a clear and foreseeable way. Politicians and lawmakers ought to acknowledge that the factor’s business is based on planning.」正是說明此一情形!


如果開發國內信用證的業務也都可以按國際商會制訂的信用證統一慣例做為兩造銀行的遊戲規則,那麼國內保理業務按著FCI GRIF規則似乎也無不可!國內的保理商不必非加入FCI會員組織,只要先有一套共同遵循的規則,國內保理商同業亦可邀請公正的專家學者成立仲裁委員會,負責仲裁保理商間之爭議。


其實無論是銀行、商業保理公司、供應鏈公司、擔保公司甚至小貸公司只要按中國<合同法>的規定轉讓應收帳款並提供管理服務或提供融資的,按1988年「私法統一國際協會」所制定的公約,均可被稱為保理商(Factor)。做為保理商若不懂GRIF的內容不但無法與同業開展合作亦無法開展國際業務很多保理商在不懂GRIF之前貿然與國外同業開展合作不幸發生壞賬後國外保理商常會引用GRIF條例使其自己免於賠付的責任致使國內的保理商遭致嚴重的損失這都是不重視GRIF所帶來的問題


對於城商銀行、保理公司而言,國內雙保理業務有非常大的前景,博主建議這些保理商應該盡快屏除FCI GRIF是國際保理業務專用的心態GRIF當成開展所有保理業務的準則。這種轉變的好處一來可以有效的屏蔽風險二來亦可與同業在有共通的準則上開展平等互惠的合作數年前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出台的<國內貿易信用保險(進口保理)條款>內容也多依據GRIF的準則與精神制定而成可見GRIF的應用範圍已經從保理商延伸到信用保險更能體現出其重要性。


博主認為中國須先走出這第一步,以後才有成立中國保理商保理業務仲裁委員會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